朱德做泡菜

 文学资讯     |      2020-01-24 12:04

朱德生活检朴,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

图片 1

有一次,朱德和康克清请新华社记者侯波吃饭,朱德指着墙根放着的几只坛子说:“你看这些坛坛,都是我的手艺。我做的四川泡菜,今天要请你尝尝我的手艺。”

我对泡菜的喜爱是与生俱来的,我想这一定是外婆给了我这种基因,打记事起,我就觉得世界上最美的食物非泡菜莫属。

当年多次在危境中以伙夫的面貌混过了国民党士兵盘查的委员长拿了筷子和盘子,从坛子里往外夹泡菜,一边夹一边说:“过去国民党兵总当我是伙夫,现在你可以尝尝伙夫的手艺了。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外婆的泡菜坛就像女巫的罐子,神奇而有魔力。将筷子伸进去,总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惊喜:又粗又重的萝卜, 既细且长的豇豆,扁扁的刀豆,软软的辣椒,还有一不小心就溜了的藠头......小小的坛子里色彩缤纷,热热闹闹,香飘四溢。每次我去外婆家,进门没几分钟,就开始去揭泡菜坛的盖子。而外婆则总是一边在灶台前洗洗擦擦,一边叮嘱我:揭盖子要小心,别把坛沿的水弄进去;萝卜可以吃了,放久了就不脆了;藠头别夹了,刚放几天,还很生......我有时候会遵循她的意见,有时候却只管自己去试,夹一块尝一口,发现没入味又丢回去。外婆每每想制止我,但又往往来不及,她只好自我安慰,算了,泡菜盐多能消毒。而我则狡黠地朝她笑笑。

我的家乡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上高中前,我甚至连镇上都没去过几次,但是去外婆家的路,却是哪里有颗石头,哪里有个坑,我都一清二楚。周末基本都是去外婆家,这仿佛成了一种固定模式,尽管外人看来已经没有了新意,但我还是把它当成节日那样期盼,因为外婆总能给我一个又一个惊喜:油炸过的红薯片,喝喜酒带回来的糖果,山上摘回来的野生栗子,炒黄豆绿豆......不过也有让人沮丧的时候,有几次,因为上个周末有事,结果下周再去外婆家的时候,外婆留给我的苹果或者蛋糕已经变质了。其实这些东西是邻居给外婆的,她们知道外婆有糖尿病,馋甜食,但是外婆还是忍着,一定要留给我。每遇到这种情况,外婆总是惋惜无比,说每天都看着的呀,昨天还好好的啊!那时候的她比我还沮丧。不过外婆总能很快想出新的办法来让我开心,一碟炸花生米,或者是一把炒米,有时候是爆米花,有时候就是泡菜了。

上一篇:狐狸打猎人 下一篇:蚂蚁请客